科技生态-但如不是长时间与农民兄弟“吃在一起-田阳新闻

                                • 时间:

                                金庸杭州别墅出售

                                其一,他和隊員們將手頭的資源盤活,成功引入當地,刷新着當地產業的技術含量。比如「濟麥17」是他所在的山東農科院在20年前育成的優質麵包小麥品種,直到現在還是當地的主力品種。經過運作,服務隊引入更新更優的高強筋小麥品種「濟麥44」,完成了當地小麥品種的更新換代。此外,科技口的項目、農業口的項目、住建口的項目、人社口的項目也在服務隊成員的努力下,被一一引入;其二,雖然是農科戰線的一名「戰士」,但如不是長時間與農民兄弟「吃在一起,干在一起」的生活,他萬萬不能了解到鄉村振興的精髓所在。

                                「鄉村振興有五條路徑,即產業振興、人才、文化、生態、組織。」高新昊從實踐中總結出來,產業振興是根本。咋理解?只有產業崛起了,農民認可了,再去談文化、生態等就有了底氣和基礎,「一切才能順理成章」。

                                種草也能賺錢?在前張庄村,這是有意思的一幕——在廣袤的田野上,山東省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的專家們將草種子種到地里。這不是普通的雜草,而是寵物草。寵物飼草生產和加工技術的落地讓農民種草也能發財。賺了錢的農民兄弟對文化生活有了追求,依託牧草產業而興的生態旅遊也風生水起地發展起來。

                                從130公里之外的濟南到寧陽,高新昊說自己這半年多時間「非常有價值」——

                                農業科技幹部下基層接受鍛煉,高新昊並不孤單。半年多前,由山東省農科院副院長賈無帶隊,近十人組成的省派寧陽「鄉村振興服務隊」進駐山東省泰安市東疏鎮及下屬的5個村莊,開啟了為期兩年的鄉村振興幫扶工作。這群下派幹部中,有農科院的專家,也有農業大學的教授,或媒體人,他們的到來,給沉寂多年的偏遠小村投下一顆石子,泛起的陣陣漣漪改變着鄉村的面貌。

                                化解風險,村裡來了「鄉村振興服務隊」

                                走進寧陽縣前張庄村,火紅的高粱,金黃的谷穗,盛開的油葵,挺拔的玉米相映成趣,這裡是山東省農科院「花生帶狀輪作—糧油綠色高效生態模式示範基地」。項目主持人、山東省可持續發展研究所黨總支書記王祥峰向記者表示,這個基地集中示範了花生帶狀輪作和玉米/花生、高粱/花生、穀子/花生、油葵/花生間作模式。「而這些間作模式的最大特點就是充分利用玉米、高粱的邊際效應和光能競爭優勢,擠出寬帶種花生,在糧食作物基本不減產的情況下,又增收一季花生,可以提高土地利用率、增加經濟效益。」王祥峰說。

                                這顆「定心丸」,是老百姓(603883,股吧)對下派黨政機關幹部的信任,也得益於這支服務隊的專業程度和科技背景。

                                在鄉村振興的大潮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地發展某一產業並不容易。孔琪向科技日報記者坦陳:通過摸底,「鄉村振興服務隊」發現,像大多數農民一樣,這裏的許多農民心理保守,不敢貿然嘗試新事物。這種保守,源於農民兄弟自身的抗風險能力和小富即安的心理。而服務隊的任務,便是引入資源,幫助當地化解風險,給農民兄弟吃下「定心丸」。

                                作為省派寧陽「鄉村振興服務隊」的一員,馬衛明的一句話道出了大家的心聲,「兩年時間緊迫,我們必須只爭朝夕。」

                                「我們來的時候,這裏真的缺乏科技支撐,缺乏精細化管理,不論幹什麼,都是比較粗糙。」主動申請加入服務隊的山東農業大學馬衛明教授和隊員們手把手地教會了當地農民「仔細種田」的概念,並讓後者獲益。雖然累,但是他心裏很滿足,「沒有什麼比改變一批人的命運更讓人興奮的。」

                                實施鄉村振興,科技進步是重要支撐,而廣大農村處於國家創新體系的「末梢」,更是被認為「最弱的一環」,急需深懷絕技的專家們到這裏施展抱負。在東疏鎮,這一處處示範基地,一個個科技項目的落地,正是「鄉村振興服務隊」吸引專家紮根基層的生動實踐。

                                「鄉村振興服務隊」成員、來自山東廣播電視台的孔琪當然知道吳保國的賺錢秘訣,「原先這個村沒有種大棚傳統。在分析現實情況之後,我們做通當地村委的工作,邀請到『蔬菜大棚之父』壽光三元朱村王樂義的技術團隊進駐,全程幫助這裏發展更賺錢的大棚蔬菜產業。」

                                44歲的「種糧大戶」吳保國沒有想到自己竟能一口氣上馬兩個蔬菜大棚,種的還是自己並不熟悉的黃瓜。要知道一支黃瓜從種到收大約要承受38種病蟲害,在不了解的情況下貿然十幾萬投入進去,賠本了咋辦?但事實是:半年下來,他的大棚成了「聚寶棚」,賺了近十萬。

                                盤活資源,鄉村振興需要提升產業「含金量」

                                本報記者王延斌高新昊變黑變瘦了,長時間風裡來、雨里去的歷練,讓這位山東省農科院辦公室副主任變成了地地道道的「田間人」。在近日舉行的山東省農科院助力寧陽鄉村振興現場觀摩會上,忙前忙后的他讓前來拜訪的朋友們幾乎認不出來。

                                今日关键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