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面结构-美国的原油产量在2020年仍将会继续大幅增长-潮阳新闻

                                              • 时间:

                                              张若昀回应唇钉

                                              緊接着OPEC宣布減產計劃,需求的回升,價格逐漸走高,月差結構也隨着不斷變平,最終變成了目前的遠月貼水結構。在這種情況之下,囤油套利已經不具備操作的空間,甚至如此操作已經變成「穩賠不贏」的策略,因此擁有高成本浮罐庫存的貿易商自然會選擇將現貨統統銷售出去,以至於目前全球的浮罐庫存數量大幅下滑。

                                              總結來看,當前的基本面支撐價格維持強勢,同時宏觀層面也有利於價格朝着上方目標繼續前行,因此中期價格我們認為不應該悲觀。短期來看,市場的超買情況已經比較嚴重,指標也已經出現了頂部信號,但價格是否會有回調則要看伊朗這一事件的後續發展。如果伊朗繼續認慫,那麼原油價格將會回到基本面和技術面的邏輯中來,短暫的回調之後繼續上漲;如果伊朗準備與美國正面對抗,則原油價格的回調過程或許並不會出現。

                                              我們在年報中提到一個觀點,在2015年之前,美國頁岩油革命並未成為影響市場的主要因素,OPEC的市場份額也相對的穩定,基本維持在33%以上。隨後,在OPEC和頁岩油的抗爭中,OPEC國家最終投降認輸,自此以後,減產行動成了OPEC且戰且退的最後手段,頁岩油也在這場戰爭中逐步蠶食OPEC的市場份額。到了2019年,沙特為了穩住油價超額減產,再加上美國原油產量的突飛猛進,原油出口量的不斷走高,OPEC整體的市場份額已經下滑至30%,為10年來的最低值。19年年末,OPEC再次達成了深化減產的協議,因此在可以想象的2020年,OPEC繼續出讓市場份額,市場佔有率跌破30%已經成為定局!

                                              原油價格之所以會走出這種慢牛行情,與月初OPEC+達成深化減產協議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原油價格幾次下探之後,在貿易摩擦導致需求下滑的背景之下,OPEC終於拿出勇氣再一次延長並深化了減產計劃,最終讓油價的底部進一步做實,也讓投資者看到了未來市場的希望,基金經理開始大幅入場做多,油價也迎來了一波逆季節性的上漲行情。

                                              過去的2019年12月走出來一波穩健的慢牛行情,在整個12月份的21個交易日中,布倫特出現陰線的次數僅有5次,但是本月整體的漲幅只有8.73%,原油價格這種小碎步不回調似的上漲讓市場感到了一絲意外。

                                              此次直接斬首伊朗的指揮官,算是美國軍事層面邁出的第一步,因此後期伊朗的反映也將直接決定了鬥爭的激烈程度,同時也將會影響原油價格未來的走勢。如果伊朗不作出激烈的反映,那麼美國自然也就沒有繼續升級的必要。但在如此大辱之下,伊朗是否會像我們預想中表現的那般強硬還未可知,畢竟美國在國際輿論層面詆毀伊朗之時,伊朗並未有較為激烈的措施作為報復。

                                                地缘政治仍是影响油价的关键因素

                                              OPEC市場份額的流失已經持續了三年,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最擔心的是在明年一季度減產到期之後,OPEC國家是否還有繼續延長的可能。根據機構的研究報告,美國的原油產量在2020年仍將會繼續大幅增長,並且美灣地區的管道運力也將會有大幅的提高,美國原油出口的增加勢必會繼續搶佔OPEC的市場份額。在份額不斷流失的情況下,OPEC之間的內部統一或將出現一定的問題。

                                              基本面依然提供向上動力基本面上,OPEC減產仍是未來市場走勢的主要邏輯,在需求下滑的背景之下,OPEC的減產給明年價格吃了一顆定心丸。在去年12月份的減產協議中,OPEC總減產量為120萬桶/天,本次減產量達到了170萬桶/天,加上沙特自願額外減產40萬桶/天,總體減產數量達到了210萬桶/天,對於市場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面對頁岩油的增產以及其他國家的增產情況,OPEC此次減產可以形容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仔細想想,OPEC手中可以打的牌確實已經不多,減產是慢性死亡,不減產是猝死,至少丟份額保價格能夠讓OPEC暫時性的得以喘息,但是這種喘息又能夠維持多久呢?

                                              上周日,美國對伊拉克「真主黨旅」的軍事目標發動空襲,隨後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爆發了針對美國駐伊拉克使館的抗議示威活動,特朗普發推特要求伊朗對美國使館被圍攻「負全責」。隨後便是我們看到了伊朗和伊拉克流血事件的發生。

                                              從需求端來看,中國的原油需求在2019年出現了較大幅度的增長,原油進口量和煉油輸入較2018年增幅明顯。我們統計后發現,中國的原油需求增量恆力石化(600346,股吧)貢獻了絕大部分,作為19年投產的國內大煉化項目,2000萬噸的原油加工量對應原油的日需求量在40萬桶/天。而在2020年初,同樣身為2000萬噸的浙江石化也已經投產,對於2020年的原油需求拉動同樣為40萬桶/天。因此在需求端,我們無需置疑中國在全球需求增量層面的火車頭作用。

                                              2019年剛剛走完,新年伊始原油世界里地緣衝突風險就迎來了一個高潮。1月3日凌晨美國軍方對兩個與伊朗有聯繫的目標人物發動了空襲。隨後伊拉克國家電視台報到伊拉克巴格達機場遭襲,三枚火箭彈落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爆炸造成至少8人死亡,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蘇雷曼尼少將和伊拉克人民動員部隊指揮官Muhandis在此次空襲中喪生。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隨後表示伊斯蘭革命衛隊蘇雷曼尼少將遇害,「嚴重的報復」在等候殺害伊斯蘭革命衛隊蘇雷曼尼少將的兇手,這將會雙倍增加伊朗抵抗美國與以色列的決心。消息一出,原油價格早盤開盤急速拉漲,布倫特、WTI、SC三大地區油價最高漲幅達到了4%以上!地緣衝突再次站到C位,我來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站在伊朗的角度的考慮,美國襲擊伊朗高級軍官,是拿着槍逼伊朗屈服,倘若伊朗真的屈服了,那麼伊朗的國家未來也就看不到了方向。伊朗若要反擊,只有一種方式,那便是宣布徹底退出伊核協議,與美國、以色列在中東正面戰場上硬剛,如此一來誰是紙老虎便會一目了然。但我們預計短期伊朗直接動武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雙方會在暗地裡進行交換籌碼或者從伊核協議上進行博弈,如果美國逼伊朗太甚,那麼不排除伊朗做出武裝抗爭的可能。

                                              浮罐庫存的大幅下滑有兩個重要的原因,一個是OPEC供應收縮導致現貨緊缺庫存不斷釋放;另一個是月差結構已經不適合高成本的浮罐庫存再繼續囤積。從布倫特的月差結構上來,浮罐庫存的大幅下滑與月差的轉變有着很大的關係。在2016年年初原油價格最低的時候,布倫特結構呈現出極深的近月貼水情況,由於遠月價格較高,原油庫存通過不斷的轉月操作可以賺取無風險利潤,因此當時的原油浮罐庫存水平相當的高,不管是哪個市場,都在做着囤油套利的操作。

                                              另一方面,中美貿易談判頻頻傳出利好,宏觀環境的向好也為原油價格的強勢奠定了基礎。但是在價格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季度的慢牛之後,技術上已經出現了超買和頂背離的跡象。但中期來看,至少在2020年一季度,原油價格的表現或許不會太差,在基本面進一步趨緊的環境下,原油價格有望重複季節性走勢而出現一波回升。

                                              伊朗,究竟會如何選擇呢?怎麼走,看你的決定和行動了。

                                              其實從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以來,對於伊朗真正的施壓一直是處在經濟層面、國際輿論層面以及內部鬥爭層面。經濟層面是制裁伊朗封鎖伊朗,對伊朗的原油出口實行禁運。國際輿論層面是製造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並在第一時間將髒水潑向伊朗。內部鬥爭層面表現為主動策反了伊朗的高級軍官,導致伊朗眾多軍事機密被美國掌握。

                                              消息一出,原油價格早盤開盤急速拉漲,布倫特價格最高漲幅達到了4%以上,之前的基本面和技術面邏輯全部被推翻。伊朗的問題我們多次強調,在伊朗徹底屈服之前,西方不會善罷甘休。近期伊朗和中俄兩國進行了海上聯合軍演,示強的伊朗必然會引起西方勢力的不滿,地緣政治的危機從來都沒有消退,當然未來也不能排除會有更加激烈的事件發生。

                                              就在本周五,地緣政治事件再一次發酵。根據路透社、CNN等多家外媒援引伊拉克什葉派民兵武裝「人民動員組織」發言人的話稱,當地時間周五凌晨,該組織指揮官穆罕迪斯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聖城旅」高級軍官卡西姆少將乘坐的車輛遭遇3枚火箭彈襲擊,這兩位重要指揮官喪生,「死敵美國和以色列需要為他們的死負責」。法新社此前報道稱,至少8人在襲擊中死亡,而美國國防部匿名官員向路透社證實,美國當日對巴格達兩處與伊朗有關的目標實施了打擊。

                                              印度的數據今年雖然並是不很亮眼,可我們發現臨近年底,印度的原油需求量有發力的跡象。整個2019年,印度汽油需求增長明顯,但是柴油需求增長在第三季度出現了明顯的下滑,部分月份已經跌至了2015年的水平。不過從11月份的數據來看,我們再次看到了印度在原油需求上的潛力。在全球宏觀環境逐漸趨穩的情況下,在世界各國紛紛釋放流動性拉動經濟的情況下,印度原油需求在2020年或許能夠出現較大的提升。

                                              另外,我們以WTI月差結構和庫存水平的關係為例,更能清晰的反映出目前的狀況。通過對比WTI月差走勢與庫存的變動幅度來看,發現兩者具有很高的相關性,並且月差的結構將會影響2—3個月後的庫存走勢情況,這就足以說明月差結構對於庫存的影響。

                                              我們觀察到的另一個現象是全球浮罐庫存水平的快速下滑,目前不管是亞洲還是歐洲,全球浮罐庫存都下滑至0至附近。一般來講,浮罐庫存儲藏成本較陸上庫存成本要高,當市場需求大於供給時,高成本的浮罐庫存會首先釋放,而浮罐庫存以及陸上庫存也會起到對基本面穩定的調節作用。在具有供需調節作用的浮罐庫存水平下滑至低值附近之後,庫存對於供需偏差的調節作用將會有所減弱,供給的收縮以及需求的擴張勢必將引起供需矛盾的放大,這种放大很容易體現的現貨市場,繼而對期貨市場造成一定的影響。

                                                全球浮罐库存趋近于零

                                              不過好在,至少在一季度之前,我們對原油價格不應該過度悲觀,只要減產能夠延續,那麼油價下方的「OPEC底」就會牢牢地托起油價。在宏觀環境向好,地緣政治危機不斷的當下,減產的邏輯將成為2020年油價騰飛的關鍵助力。

                                              今日关键词:北京363万人吸烟